東阿、東平碑刻考察記

2020年11月7日運河學研究院一行,前往泰安東平縣進行田野考察。此次前往東平考察的內容不同于以往將重點放在運河城鎮的水利工程及特色建筑,而是在于佛像、石刻及廟宇。考察地點包括東阿縣鄧廟村武當廟、廣糧門村、斑鳩店程公祠、鳳凰嶺道院、理明窩摩崖造像與建福寺銀山石刻司里山摩崖石刻

有關東平的記載,可最早追溯到上古時期,東平被稱為東原。《尚書》中曾有記載“大野既潴,東原底平。”如今大致相當于山東東平、汶上和寧陽一帶。而在《東平志》眾對于東平有著更詳細的記載;東平州,周為魯附庸須句國,后屬魯。戰國時屬齊,秦屬東郡置須昌縣。漢為東平國治無鹽晉東平國治須昌盛。宋為東平府郡,北魏因之。隋東平郡治鄆城。唐為鄆州東平郡治。宋為東平府,金謂之東京,元改為東平路。明降為州省須城縣入兗州府。清屬泰安府。”可以看出,東平具有千年的歷史,漢代曾在這里建立東平國。可以說東平自古以來便是北方重鎮與地域性文化中心。此次報告將以考察過程中所見的碑刻的整理為主。

一、《重建醮碑記》

考察的第一站是位于東阿縣姜樓鎮鄧廟村武當廟。里邊供奉著7尊保存較為完好的宋元時期的石造像。進入山門,可以看到兩旁石碑林立,從2008年至今,幾乎每年都有捐資碑留存。前殿為三皇殿,內供奉天皇、地皇、人皇,以及歷代名醫石像。在院內立有一塊民國年間的碑刻:

《重建醮碑記》

大醮者,祭之名設壇祝禱,所以祀乎神靈也。然莫為之先,雖美不彰,莫為之后,雖盛弗傳,茲因此廟。武當圣帝,三皇十大名醫,諸君成靈顯著,本莊鄰村四方,皆被庇佑,故舊有平安社,建醮多年,已有碑文可考,而善男信婦,念神靈默佑,復約社,會眾樂附,屬從建醮,三年屆期及圓滿。恐年歲久遠,雖能繼往,又當聞來。幸有承辦之人,好善不倦,欲彰神之威靈,不沒人之善念,前之社會姓字已列貞珉,后之社會名氏宜永垂不朽。后人觀感不忘云爾,邑附生張景舜撰。又清例貢生黃日坡書丹。

(后附有承辦人姓名)

中華民國十五年次丙寅桐月上皖 ?谷旦

此碑是為紀念民國五年(1917)的重修而刻石,但其中并未記載此廟建立的時間。詢問當地老人得知,現有寺廟是1995年重建,現在依舊保持著每年三月初六會舉行廟會的風俗。

二、《敕山東兗州東阿縣民趙得和》

此碑文立于考察廣糧門村中,碑面有明顯的斷裂后修補痕跡。碑身周圍有石塊作框,大概是為對原碑進行保護。

 

《敕山東兗州東阿縣民趙得和》

國家施仁養民為首,爾能出豆谷七千五百石,用助賑濟。有司以聞,朕用嘉之。今特賜敕獎諭,勞以羊酒,旌為義民,仍免本戶雜派差役四年。尚允蹈忠厚,表勵鄉俗,用副朝廷,褒嘉之意,欽哉故敕。

正統十一年 月二十一日

此碑為明英宗嘉獎給趙得和的諭旨。正德年間,當地發生災荒,富戶趙得和捐贈谷物七千五百石,用以賑濟災民。明英宗聽聞這一的事跡后,對趙得和頗為贊賞,表揚他為義民,并免去了四年的差役。后來又封趙得和為員外郎,并為其建廣糧門牌坊一座,“賜御制旌言勒石,永示褒獎”。廣糧牌坊建成后,村莊便改名為廣糧門村。此次考察,并未尋得廣糧門牌坊,僅見圣旨碑。此碑的獨特之處在于,碑的內容從中間一分為二,上半部分為碑文部分,而下半部分則刻有畫作,有女子、陶器、花卉、蠟燭等,雕刻線條流暢,造型惟妙惟肖,十分有趣。

三、重修瑞相寺記

棘梁山又名司里山。位于東平縣戴廟鄉境內。山體較小,但它自南北朝以來,就成為“三教合一”得宗教名山。山頂得三塊巨崖周圍雕刻有大大小小的佛像百余尊,雕刻年代不一。其中最大的佛像因其矚目的高度,被稱為“中原北齊第一佛”。《重修瑞相寺記》的拓片在棘梁山入口處。

 

重修瑞相寺記

郡邑養政龍溪前本省藩司從事都錄王琮式撰文

東魯隱士西湖卜產政書丹

謂佛道廣大無窮,光明無限。言天無始然,玄虛清潔,既濟之妙,原拔無量之苦,救濟普世之衍而萬世無窮開辟以來,伏羲、神農、黃帝、堯、舜、禹、湯,文、武、秦、漢、晉、唐到今,西域以入中國久矣。中華崇信奉其教皆善賢也。

地緣東阿西南四十余里,其集□□曰西汪,左有古剎名曰瑞相寺□建本寺殿宇故者悠遠矣。言天地山川可一言而盡矣,天之昭昭日月星辰,地載華豈重河海豈泄。山廣獸物生,水隱魚龍而化。以上故曰天地山川非由積累。古剎地形,勢黃山,嶺接臘,右鄰海津,亦通御波,川千古。前有臺峰,歷代國師謀勝匡扶,隱臺士者太公也,名釣魚臺峰。會古宋梁王名江,忠義聚寨,名立良山也。乾銀鐵峰而聯鳳凰、豆山以來,遍古名,莊園林美麗而隱英豪。形勢□羨八方拱成然。古剎之地佛僧所屬之處。下言整建殿宇之由,正德年間主持續端先師祖凈,視寺殿閣傾頹,起修理未就師凈逝世半途而廢致前功端見未就於嘉靖丙戌年發心重修,工大難成。敦慕本集大度信官司文逵、司文進、司文、井士隆等,攢喜施。諸物備御,欲將寺殿閣云堂丈俱修完矣。今嘉靖丁未歲,又建右殿一所,金碧像全就,乃司文進之力也。今以通備,伏啟十方達士諭會佛原古鄆州須城縣登賢鄉白佛山處,奇彩光,圣臨金軀石體,立素前殿腳,繼今峰源,於鐘鼓交音,十方耳目,貧僧禮誦,延視我皇上萬載太平,洪基永固,天下庶士無慮也。講議先王討論古典,上養政,百姓之也。其為人也,參□才而靈,於萬物要謹慎行敦固厚,絕惡養善,向上于己,時刻勿放溢也。吁蹉浮生禍惡損德,身遭戮患,暗室虧心,神目如電,幽府墮,沉淪化遠,橫來歸,三祈福,佑護

主持素慈本業,固守清規,陰功甚大,修建弗薄,其功於泰,言端俗業本縣地名斑鳩店,托父林文,母萬氏之遺體天賦,純質積建德業,功至超塵,感拔先人,消愆迷途,臨覺清凈,善者故能克就。碑延信官永遠不朽云。
大明嘉靖二十七年歲□戌申夏四月初八日立
兗州府東平州東阿縣知縣馮 (空)
縣丞???主薄???典吏
僧會司 ???署印僧盛誄???(下附木匠塑匠石匠等工匠的署名)

碑文主要記述了重修瑞祥寺廟的詳情,寺廟始建年限不詳,正德年間,僧人續端想要對寺廟進行修葺,但因中途僧人遍去世,導致修葺寺廟之事擱置。直到嘉靖年間,又開始重修,由于工程浩大難成,在信官的捐助下才最終完成,還增設了右殿。碑中對于瑞相寺的地理位置進行了仔細描述,古剎地形,勢黃山,嶺接臘,右鄰海津,亦通御波”,但對此描述存在疑問,若這里的“海津”是指的是臨海或者海港碼頭,那么東平明顯距離海港還有著相當長的一段距離,讓人生疑。文中還提到了宋江梁山聚義,并且棘梁山景區內也多設有與梁山好漢相關的景點設置,例如忠義堂遺址、點將臺、演武場等。但與此山絕非梁山好漢結寨之地,攀登此山不過十余分鐘的路程,山勢較緩,山頂平臺狹小,根本容不下多少人馬,所以也心存疑問。最后的署名部分也值得引起關注,東阿知縣署名處僅有姓而無名,縣丞、主簿、典史全部空缺,僅僅有工匠等人署名詳細,不知是何緣故。

四、《設醮碑記》、重修土地祠碑記》、《重修巡檢司土地祠碑記

在摩崖石刻西側墻腳下有三塊石碑,分別為崇禎九年《設醮碑記》、光緒二十二年《重修土地祠碑記》、民國九年《重修巡檢司土地祠碑記》。

《設醮碑記》

從聞

玄天上帝,靜樂國嗣也。辭榮慕道,劫滿飛騰,遂以掃蕩群魔,奠安百姓,普惠澤於寰中,降恩霖于宇內,普天率土莫不仰賴神威,共生欽崇者也。東原城西北方梁山頭有祠宇在焉,雄鎮一境,稽首朝謁者非一日矣。相沿深遠,不無傾頹。有善蓍崔守陽等,糾集眾齊會建醮,越數載,而精誠不少替也。于是見正殿崩壞者,從而重修之,見醮房草苦者,從而庀易之,增以云廚補葺。道院繞極其壯麗,侈然改觀,無非攄寸衷之恍少

帝既告成之日,索記于予,不得不勉為之,以直述其事云

大明崇禎九年三月吉旦 ???清源懋修吳道昌書

此碑記載了崇禎九年(1636)對于真武大帝廟進行重修的情形。玄武廟始建年代不詳,僅知方位在東平西北梁山上。因為年代相隔甚遠,廟內逐漸傾頹破敗。于是在當地善首崔守陽的帶領下,開始設醮重修。此次重修規模較大,歷經數年才終于完工。

重修土地祠碑記

聞萬物非土不生山川非地不矣土地之神于昭于天地久矣是以蒸民感其生物成物之德建祠焉而隆祀典之也非免禍也報生成之功耳所以方社田祖之祭,自古為昭也吾莊土地祠由來久矣?至光緒乙未夏黃水發漲舊祠傾圯本莊人士經過祠前觸目傷心同興善念募化西門三都口督工建修未逾月而廟貌煥然復新人力亦有神助豈非誠心之所感哉工竣之后眾欲建碑略湊數語聊以志者事勒若于工之始于焉耳

附有姓名

光緒二十二年歲次雨年桐月上浣谷旦

此碑記錄了光緒二十二年(1896)重修土地廟的事宜。碑文前段講述當地供奉土地廟由來已久,但并未具體寫明土地祠始建年限。光緒二十一年(1895)由于黃水的泛濫導致原本的土地祠被沖塌,于是村莊人通過捐資來對重修土地祠。修建時間較短,不足一個月功成。在后附的姓名部分因磨損嚴重已難以辨別,只能看到“首事”、“公立”等字樣。

重修巡檢司土地祠碑記

蓋聞莫為之前雖善弗彰莫為之矣弗傳巡檢司棘梁山西盤之右舊有土地地祠一座代遠年湮破敗已甚于光緒乙未年間宋君開陽劉法僧張玉儈重修嗣于光緒丁酉年戾水張狂行淹沒屋宇神像蕩然無存保障于觀瞻于行路茲有張君耀彰、宋從月復行各出資材重行修理屋宇神像煥然一新茲當程告竣,諸貞珉用垂不朽云

庠生陸成詩撰文

縣儒宋默禎書丹

后附姓名

民國九年歲次庚申花月上浣谷旦

此碑記錄光緒年間重修土地廟。光緒丁酉年(1897),舊祠被水淹沒,神像不存。不僅使居住在這里的人擔心失去神靈的庇佑,破敗的祠廟也妨礙行路人的觀瞻。于是在張耀彰和宋從月的帶領下對土地祠進行了重修。碑中所提到的土地祠在光緒乙未年曾因黃水侵襲而對祠進行重修,這與上文中《重修土地祠碑記》記載相同。兩所碑中記錄的土地祠所在地點、重修時間均相互吻合,因此可推斷兩碑中所指土地祠為同一個。值得注意的是,在光緒二十一年(1895)和光緒二十三年(1897)土地祠均因水患坍塌,反映出這一時期東平受水災嚴重情況,推測是受黃河改道影響。此外,對于此碑還存在兩處疑問。其一,碑頂端“流芳”二字為什么采用左右顛倒的方式。其二,則是此碑記錄的是光緒年間的重修工程,為何最后所署時間為民國時期。

此次考察,收獲頗豐。嘗試著對考察中遇到的碑刻進行整理、句讀和解讀,雖然斷句能力還有待加強,有些地方目前的理解也不夠透徹,但是還是能有一些超出紙本文獻的發現,期待下次田野考察。(19級吳霄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