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院運河經濟與區域社會研究中心組織東阿、泰安田野考察

2019年12月28—29日,我院運河經濟與區域社會研究中心裴一璞老師帶領崔建利、朱年志、胡夢飛、魏志陽等師生前往聊城市東阿縣,泰安市肥城市、泰山區三地進行本年度最后一次田野考察。此次考察主要關注魯西、魯中次運河帶區域,期冀通過民間文獻的搜集找到與運河核心區域的共性與差異。

28日上午,我們考察了東阿張本墓(8:07到達)及家祠(8:55離開)、趙得和墓(9:29到達)、陳宗媯家族墓及故居(10:52到達)、位山引黃閘(10:26到達)、魚山梵唄寺(11:28到達)五處。

第一站為張本墓。張本墓位于東阿桐城辦事處王宗湯村,而張氏祠堂則在東北300米處的張大人集村,因此兩村頗具歷史淵源。古時,王宗湯村地屬于張大人集,后隨著人口的增加,王宗湯村處逐漸形成村落,因張本墓地屬于張大人集,所以王宗湯村劃出張本墓周邊給張大人集。張本歷任江都知縣、江西布政使司右參政、南京兵部尚書等職,一生清正廉潔,時號“窮張”,目前墓中尚存龜趺墓碑一幢,石坊一座,石翁仲、石虎、石羊、石望柱各一對,張本墓志銘屹立在石坊之后,墓志銘中記載其“一生高位,享厚祿,而能任國事如家事,如張公者幾人?公廉介有守。其心未當,斯須不在國事,剛果嫉惡,于法鮮所寬假,而禮賢重儒尤厚。卒之日,家無余貲,亦可以觀其平素矣”。在張本墓地之后側為“張本夫人王氏誥命碑”。張氏祠堂位于張大人集村,為清代平頂建筑,不知為何修建有防御性質的女兒墻。張氏祠堂最引人注目的是大門前的楹聯:“系出瑯琊家聲舊,卜居阿邑世澤長”,門框為:“歷相五世,繼任兩京”,道出張氏一族的淵源和張本歷官五朝的宦績,在張氏祠堂碑后還有明萬歷張氏三代祖張顯宗墓碑和明山西教諭張啟宗墓碑,祠堂內部則有刻有宣統三年《張氏家祠碑記》和張本與夫人王氏的畫像,當地村民說“張大人集村多數為張姓,僅有一家外姓,逢年過節的時候村里人會來祠堂拜謁”。

張本祠堂前老師們與村支書合影

第二站趙得和墓。趙得和墓位于東阿廣糧門村西北的大坑處。正統十一年,趙得和因放糧救濟災民被明英宗嘉許“義民”,而被人熟知。在趙得和墓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刻有“家和萬事興”的趙氏家訓碑(2013年建),家訓碑后為 “始祖爺傳奇”,記錄趙德和墓的生平事跡,始祖爺的稱號也與我們問路的時,村民對其稱呼一致。因趙德和墓被埋于黃沙底下,現僅有望柱一對,石坊一座(崇禎二年立,雍正八年重修),在石坊后立有崇禎二年“皇明趙公墓碑”。英宗皇帝表彰趙得和的《圣旨》碑在廣糧門村內,但保存狀況不盡人意,時刻有傾倒的危險,在《圣旨》碑下我們發現崇禎五年 “族禁碑”、康熙五十年《祭堂志碑》,隨行老師對兩塊碑文內容進行探討。

隨行老師對廣糧門村《祭堂志碑》進行研讀

第三站為陳宗媯故居及家族墓,均位于青苔鋪村。陳宗媯(1854~1922) 清朝財政大臣,光緒六年(1880)進士。初任戶部主事、度支部左丞。光緒二十六年(1900),八國聯軍進犯北京,慈禧帶幕僚西逃長安,陳宗媯留在北京。后歷財政事宜被詔赴長安,所問及之處對答如流,大學士張之洞奏謂:“天下財政在陳部郎一人胸中。”陳宗媯故居為青磚建成的二層樓房,已得到妥善保護。其家族墓地占地面積約十畝,西北東南走向,墳冢眾多,石碑林立,對研究魯西仕宦家族具有重要的參考意義。

陳宗媯故居

張本、趙得和與陳宗媯三人均為東阿縣歷史名人,在國家提倡家風建設下,不管是張大人集村對張氏一族的自豪還是廣糧門村的“始祖”稱呼,都體現了當地村民對地區文化認同的加強。但對于文物保護觀念與家族文化的記成和發揚還有待提高,張氏祠堂外的張顯宗與張啟宗墓碑、廣糧門村的族禁碑、《祭堂志碑》均倒在地上,需采取保護措施。

考察第四站是位山村引黃閘。位山村引黃閘位山,位于山東省西部聊城地區,因引黃閘建于位山村西側得名。1958年建成,1981年改建,主要負責引黃濟津、引黃入衛、聊城農業灌溉等,現有飲水閘門8孔,飲水量達240m3/s。一直聽老師們說位臨運河,現親眼所見,確實有點感慨。位臨運河仍舊用使用古運河的一段,且聊城境內一、二、三干渠水都由此始,可以說引黃灌溉是古運河的時代價值體現。可能是黃河水位下降的原因,引黃閘南側水位下降很多,兩側黃河淤沙清晰可見,引黃閘北側位臨運河與趙牛河以運河護堤為分割線。

位臨引黃閘北側運河與趙牛河

考察第五站是東阿魚山梵唄寺。梵唄寺坐落在東阿縣城南20里處的黃河北岸魚山,2005年修建,因繼承保護梵唄(念經的聲音,是中國佛教音樂的特稱)為主體,被稱為“佛樂第一剎”,內立有2015年《修建魚山梵唄寺大雄寶殿功德碑記》、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碑。但現在梵唄寺內僅有大雄寶殿一座,僅有幾個工人在忙碌,不僅聯想起“亂世道士下山”一類的說法。在去往肥城的路上,老師們談起來魚山對聊城的重要性,我發現魚山山體也有明顯的破壞,魚山孤立的在黃河北側,黃河對面則相對的是連片的山,只能說黃河真是鬼斧神工。

東阿梵唄寺正面

28日下午我們考察了肥城棲幽寺(13:35到達)、陶南別墅(15:44到達)、天齊廟(17:20到達)三處。

棲幽寺位于肥城湖屯鎮陶山西側,現被開發為范蠡西施陶山景區,內有小泰山、朝陽洞、棲幽寺、范蠡祠、范蠡墓、西施洞等20多處景點。光緒十七年《肥城縣志》載:“西幽寺舊名幽棲寺,陶山西崦。唐時供佛,而祠范少伯于其右,金大定時重修,奉如來、文殊、普賢、十八應真。棟宇崇麗,六棱石柱凡八,雕鏤花紋。有金大定十七年施石柱人姓名。……祠北半里為范少伯墓。”但范蠡墓、范蠡祠、棲幽寺多在建設之中,建筑風格偏向于現在,我們也難以想象建成以后的樣子;竹林寺位于陶山景區半山腰處,又名無影寺、懸云寺等,始建于漢代,現存民國八年“重修竹林寺碑記”、乾隆三十一年碑記兩塊,蓮花座一塊、北宋彌勒佛畫像等,明代張繼業有詩云“竹林遺址峻,徒切仰高新,旋與轉麓去,梵宇遂且深。泉從石竇出,恍惚疑鳴琴”,現只見殘存廟宇墻壁與部分文人崖刻;朝陽洞,又名“快哉洞”,由初洞、中洞、上洞三部分組成,洞內刻有北魏及后期佛像58尊、崖刻、壁畫多處,初洞內有《重修朝陽洞碑》等殘碑多塊,上洞內較黑,不能看清所刻壁畫。

民國竹林寺崖刻

陶南別墅位于肥城王莊鎮花園村東北角,又稱眉園、陶南山莊,是海源閣楊氏在肥城藏書庫,建于清道光年間(1821年-1830年)。花園村原名楊家莊、楊家花園。楊氏老宅為清代建筑,具體無考,由大門、正堂、廂房、倉房等組成一個完整的建筑群,正堂、西廂房還在,部分建筑完好,東廂房已坍塌,通后花園的月亮門猶存。上次和鄭老師來時,院內一片荒涼,現在一片熱火朝天的施工景象,管理員告訴我們,目前政府正在對陶南別墅進行保護性開發,一期投入1000多萬,計劃三四年內完成對別墅的修復工作。

陶南別墅正在重修中

因肥城沙溝村天齊廟中僅存石碑一塊,,考察小組在拍攝后便乘車前往肥城泰西賓館,當日考察結束。

12月29日,天氣晴。29日上午考察地點肥城玉都觀(8:18到達)、桃源觀(9:15到達)、空杏寺村(9:35到達)、張志純顛仙廟(10:56到達)、琶山關帝廟(11:10到達)、安駕莊觀音堂(11:40到達)、興隆村泰山行宮(12:25到達)共8處,現擇要介紹其中三處。

空杏寺,又名“涌泉寺”、“空杏涌泉寺”,位于肥城市儀陽鄉政府駐地東南空杏寺村東,是肥城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據清康熙十一年(1672)《重修空杏寺記》碑文記載:“大清國山東濟南肥城縣東南有古剎一座,名日空杏寺,創建于大金,屢修于大明……鳥柄獸潛,其摯崗巒,虎踞龍盤,斯吉祥之地者也。”光緒《肥城縣鄉土志》記載:“后唐有一納子來居于此,植杏一株于中庭,杏熟而核自落還復合之,顆顆網成因名。”又因寺前有一天然泉井,深數丈,泉水清澈甘甜,大旱之年水不枯,豐水季節井水涌動而出,潺流不息,實為一方風水之奇觀,被稱為“涌泉寺”。寺內遺存碑刻稱為涌泉寺和空杏涌泉寺。據史料記載,寺院主體建筑有山門、鐘樓、天王殿、東西偏殿、后大殿和西垮院禪房等,現僅剩遺址,且被用作村民委員會。寺內現存石雕墓塔石40余塊,古碑5通,其中元皇慶二年( 1313)二月所立“皇賜涌泉寺圣旨碑”高2米,寬0.8米,厚0.25米,上有四龍斗室高浮雕,下有立體精刻石龜座,碑首篆刻“皇賜涌泉寺圣旨碑”八個大字,碑文記載了成吉思汗、自古臺、薛禪、完者蔫和曲律五位皇帝賜建古剎的圣旨全文:通篇為陰刻正楷,字體剛勁規范,刻工精湛。此外,還有明弘治九年、嘉靖二十五年和清康熙十一年、嘉慶十二年重修空杏寺的古碑四塊。大寺西300米原有墓塔林一處存墓塔石40多塊,、石塔8座,每座高約5米,造型莊重,雕刻精美。目前,村莊有120口人,盛產香椿、蜂蜜等,當地政府計劃將沙溝村修建為具有農家樂、采摘園、釣魚場等在內的鄉村旅游古村落。

儀陽空杏寺遺址

張志純廟,位于肥城市布金山腳下、安駕莊鎮張家安村內東側,是肥城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張志純廟,又稱顛仙祠,為紀念張志純( 1220—1316)而建。張志純,號“天倪子”,是宋末元初著名道士,有張煉師之稱,因其道行出眾,扶貧濟危,施術舍藥,濟人好義,當時的百姓自發捐款為其建廟以示紀念。廟宇曾于明清時期多次重修,1993年張安村再次重修。廟宇坐北朝南,東西長32米,南北寬24米,占地768平方米,整體由大殿、圍墻、廟門三部分組成。其中大殿為硬山式建筑,前出廈,面寬11.5米,進深8.35米,高約9米,建筑整體雕梁畫柱,刻有浮雕圖案,內容豐富,筆法細膩,技藝精湛,裝飾繪畫技法精巧、細致。大殿四壁繪有余張志純有關有關的功績和神話傳說壁畫,殿內神像龕樓迎門正書“南北真人”四個大字。殿中神臺上塑有張志純神像,神像基石的兩側均塑赤膊腆腹的大力士像,造型逼真,栩栩如生。廟內現存同治十二年、中統五年《天門銘》(重刻)、民國四年《重修顛仙祠記》、民國二十年《創修興龍橋碑記》及近代多塊碑刻。

張志純廟正門

寶金山泰山行宮,又稱“碧霞元君行宮”,俗稱“奶奶廟”,位于肥城市邊院鎮興隆莊西北寶金山南麓,為泰安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泰山行宮具體建造時間無考,清·道光元年( 1821)《寶金山重修大殿碑記》記載:“郡治西南寶山者,岱岳之支山也。白天平諸峰蜿蜒數十里,蟠結于此……上有碧霞元君行宮,創建不知何時。聞自乾隆丙午以后,三月三,上女云集,數日不絕……”。行宮建在石砌四方土臺基之上,臺高2.6米,南北長20米,東西寬16米。土臺南面有臺階,寬3米,長8米,共29級;行宮大殿居中,磚石土木結構,面闊3間,硬山單脊,重梁起架,前廊式,由四根明柱支撐檐面,前廈寬1.6米;大脊和戧脊均有奇鳥異獸、二龍戲珠等紋飾。大脊兩端有鴟吻,戧脊獸為龍頭。大殿寬15米,高9米,進深8米。殿內正中供奉碧霞元君像,東側陪祀送子娘娘、眼光娘娘,西側為斑疹娘娘等:殿四壁繪有虎嘯龍騰壁畫。院西側有龍王廟和冰凌官,分別供奉專司下雨的龍王爺和專司冰雹的神靈。院內有古碑刻8座,其中重修大殿碑記3座,香社碑記3座,分別為清乾隆、道光、光緒和民國年間所立,字跡模糊難辨;登山石階旁還有6塊清代石碑,2塊民國晚期石碑,碑文均已剝蝕不清。廟院東側有道房數間,為歷代道士棲身之所。1937—1949年廟會中斷十二年,1949年后,廟會逐漸恢復,1992年,興隆村村民自發出資修復行宮,并成立寶金山廟會管理組織,負責廟宇的修復、捐助等工作,行道兩旁,善男信女捐資碑刻隨處可見。

寶金山泰山行宮正面照

29日下午,因時間原因我們只考察了泰安岱廟(14:30到達)和縣衙博物館(17:21)。

岱廟(兼泰安市博物館),位于山東省泰安市泰山南麓,俗稱“東岳廟”。始建于漢代,是歷代帝王舉行封禪大典和祭拜泰山神的地方。至唐時已殿閣輝煌,宋真宗大舉封禪時,又大加拓建。目前,岱廟南北長405.7米,東西寬236.7米,呈長方形,總面積96000平方米,其建筑風格采用帝王宮城的式樣,周環1500余米,廟內各類古建筑有150余間。岱廟現存正陽門、角樓、岱廟坊、銅亭、漢柏院、配天門、遙參亭、東御座、鐵塔等古建筑,并在內泰山地質公園博物館等。廟內碑碣林立,保存著歷代的修廟祭告碑、經幢、題名、詩刻等共計151方,一直有碑林的名號。東御座的秦二世詔書石刻,是以公元前209年李斯的篆書鐫刻而成的,是目前中國保存的最為古老的文字石刻之一。藏于漢柏院的東漢建寧元年(168年)的衡方碑、中平三年(18年)張遷碑、西晉泰始八年(272年)孫夫人碑和唐神寶寺碑、漢張衡不忘碑等著名的碑刻。岱廟文化底蘊深厚,歷史文物較多,不一一列舉,但值得注意的是,岱廟內攤販眾多,存在旅游產品同質化的現象,岱廟文創所見甚少,游客體驗性不強。

正陽門岱廟正面照

岱廟宋碑

泰安縣衙博物館,位于泰安府前街8號,博物館內通過沙盤、圖片、仿真刑具等展現清代泰安老縣衙原貌,但已閉門多年,因此我們便乘車返回聊城,當日考察結束。

泰安老縣衙博物館牌坊

經過兩天的考察,我們考察了名人故居類5處、民間信仰類10處、博物館類2處,河工類1處。因此,此次考察以民間信仰為主,兼具歷史名人、河工和博物館。經過此次考察,發現不管是保存完好且香火旺盛的桃源觀、寶金山泰山行宮,還是保存較差的沙溝村天齊廟、琶山關帝廟、安駕莊觀音堂、趙得和墓等,在周邊都具有一定的影響力。在考察過程中,我們即可以看到國家自下而上對于當地文化遺產的繼承與保護、對于家風家訓等的重視,又能看到社區居民積極參與優秀文化遺產的保護和家風的傳承中去。雖然國家與當地政府對于地方文保單位的重視程度加強,但也存在遺產保護工作不恰當、開發不合理的現象,希望在遺產的保護、開發過程中,以史料為支撐,修舊如舊,讓其更好的被保存、傳承和利用。?(魏志陽撰,裴一璞改)